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我的青梅竹马

我的青梅竹马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在我快速的抽插下,她到达了高潮…… 激战过后她扒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她说她喜欢我裸露的身躯,喜欢用她的肌肤挨着我的鸡巴,不管是软还是硬,硬了就插在她的小穴里不拔出来,喜欢用她的乳房挨着我的胸脯睡在我的怀里……她喜欢我的太多,我喜欢她那光滑而细嫩的肌肤并轻抚着,怀中的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与满足。这个女人不是我的老婆,但她却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我拉过身边的床单覆盖上我俩的彤体,想起从前。 我生活的地方在城乡接合部位,应该叫市郊区。她叫梅(梅是她的小名),是小的时候她母亲带着她来我家串门时熟悉的,她比我大一岁,那时大人们有大人的事,正好叫她领着我玩,我是家里的独苗,我看有这么一姐姐,也挺兴奋和她玩。她家和我家同住在一镇上,只是隔着一条镇上的主要街道,自那次熟悉后,我也时常跟着母亲去她家串门,那时我也喜欢去她家,她父亲是温州人,很会做生意,很早就在街上开了一店面卖百货,因此她家条件比较优越,总有好吃的东西让我吃,梅姐每次给我吃东西时总是要我喊她姐,我一看有好吃的那还不赶紧快喊:“姐姐——”那声音是又响亮又长,每次喊她,她总是笑眯的答应着,对我也是喜欢极了,她并且是让我把嘴巴张开,把剥好了的糖果喂我吃。上学时,她比我大一年级,上下学时我总是被她牵着一起上学放学,的确那时候她比我高,也像个姐姐的样,那时候我也愿意跟着她走,谁叫她书包里总有好吃的呢!只要我喊姐,保证是有收获的啦。 时间过得也快,转眼到了高中,高二那年我长高了不少,比梅还高出一截。梅她不再在放学路上牵着我的手了,她已经是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但是我那时似乎还不懂得欣赏她。我母亲看我学习成绩不好,很是着急,她知道梅的学习成绩好,就对我说,你去你姐那里去补习去,我跟她妈说好了的。我放学就跟梅一起学习,一张八仙桌上我跟她对着坐着。我在她那里学习其实也不怎么专心,梅她也比较惯我,也不怎么管我。有一次她给我辅导一道题,跟我挨的近了些,我闻到一股幽香,这种好感使得我朝她多看了看,越看越觉得梅真的很好看,俏丽的脸庞,小巧端正的鼻子,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当真秀气极了,我忍不住的盯着她看,对她喊到:“姐,你今天好漂亮呀!”梅抬起头看到我的样子,然后说到:“叫你学习,你看我干嘛?”忽然她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使她显得更加俏丽,我心中不禁说到:我姐真的好漂亮揶。我把头探到她的跟前想看仔细些,鼻子闻到的香气浓了些,真他妈好闻,于是我搂着她的脖子卯起的闻,鼻子在她脖子间探着,她被我忽然这么搂着,有点不舒坦,扭过身子对我说:“你抱着我干嘛呀?”我说:“姐,你今天怎么这么香啊?”她说:“哦,有吗?”自己还对着自己闻了闻。“喔,是的了,我洒了点香水的,这香水好闻吗!”“恩,是的,好闻。”她说:“你不要箍着我了,我还要写作业呢,你的作业做完了吗,要不等会儿就要吃饭了。”我说:“不嘛,姐姐这么香,我要挨着姐姐。”她说:“好弟弟,你就放开我吧,要不让我爸妈看见了。” “我不,就不,除非你让我香一下。”我箍着她更紧了。梅拿我没办法说:“好吧,就香一下约。”我立马对着她的脸就啃了一口,这个滋味当真啃了苹果一般。梅的脸刹的满脸通红。我放开她,回到自己的位置,看见她的满脸绯红,不知怎么得心里有了一种自得的感觉。过了良久,低头做作业的她忽然抬起头来问到:“狗蛋(我的小名),你喜欢姐姐吗?”我看着她点头道:“喜欢。”她那清亮的大眼睛看了看我,又低下头做她的作业了,忽又说到:“狗蛋,你喜欢这香味吗?”我说:“好喜欢。”她说:“你欢喜,那姐姐我就天天洒这种香水。”“好也,好也,那我就天天跟着姐姐后面。”她说:“男孩子跟在女孩子后面没出息。”我说:“你是我姐,我怕啥。”她说:“那好吧,你以后就当姐姐我的护花使者了。”从那开始,我就总惦记着梅了。 梅高三毕业考取了大学,就没有人给我复习功课了,我本来学习就差,这下就彻底没戏了,我高三那年老爹看我不是学习的料,就托人找关系送我去当兵去了。 再和梅见面已经是五年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她已经嫁人了,我也结婚生子了。 那年转业回来一时半会也没有事做,我在部队是学开车的,偶然跟着别人跑跑长途运输,混点钱消遣消遣。他妈的,当兵什么都没学会,抽烟喝酒倒是挺行的,偶然也小赌一下怡情,这样时间长了有时心中也觉得有写惆怅。 乡里的合资企业要招聘货车司机,为的是增加本乡人员就业就机会,此次只招聘本乡人员。我就报名并很快被录用了。 上班的第三天,主管通知我,要我到总经理办公室去一趟。 我穿着油腻的工作服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一声请进把我让进了办公室大门,当我看见那个气派的老板桌后面坐着的居然是梅时,我不禁有些愕然。这时梅说话了:“你好啊,没想到在这儿见到我吧。怎么,还楞在那里干嘛,过来坐呀。”她指了指桌前的会客座位。我刚坐下,她打开扬声器叫秘书端了一杯咖啡进来放在了我的面前。跟她好久没见面了,我似乎有了一些生疏。她看了我良久说到:“怎么了,不熟悉姐了,说话呀。” “梅、姐、梅……”我想说来着,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你是不是把你的这个姐给忘了”我说:“没…”这时我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她似乎没有变什么样,只是比那时的她更具风韵了些,她烫着的披肩秀发散着,一职业套装穿在她身上使她显得格外有精神。 一辆黑色的本田载着我来到一家高级西餐厅,我品赏着这里的美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你回来以后怎么不找我呀……”吃饭时她问了问我当兵的情况,也说了说她自己。原来这厂是她老爸开的,在这个开放搞活年代,城乡结合的地方改变了运转模式,靠卖地、出租地皮、合资开厂来搞活经济,这自然是一手遮天的乡长发财的好机会。梅的老爸到底是一个做生意的人,脑子转的快,瞅的准,非要女儿嫁给乡长的儿子,她老爸还要她中途缀学结婚,现如今和乡长成了亲家,什么事都好办,你看她老爸这个合资的厂办的多有起色,老爸是懂事长,女儿是总经理兼人事部长,梅在对这回招聘结果审核中发现了我。 钱和权是有了,但似乎是建立在女儿的幸福之上的,虽然在家里乡长的儿子什么都依着她,但是她就是不怎么感冒,有句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正是应了这个道理。 一顿饭后,我和她熟了起来,似乎以前的记忆全部捡了回来,和梅的话也多了起来。吃完西餐出来,梅把车钥匙丢给我说:你来开吧,看看你的车技怎么样。我也不客气,拿着钥匙就坐进了驾驶位置,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后来就好多了。梅说:车技不错,这是我老爸的专车,以后这车就归你开了。就这样我就成了她老爸的专职司机。 开车之余没事做的时候梅就要我在她的办公室呆着,她要我跟着她学点东西,学习处理一些文件,熟悉熟悉业务往来,我呢跑跑腿,打打杂,也不亦乐乎,其他科室的人员都说我是总经理的小秘,我说我是司机,她们就铆起的笑。我想:小秘就小秘,跟着我姐保证是没亏吃的,再说了,跟美女共处一室多养眼啦。 在办公室没事做的时候呢,我就瞄着她看,她那具有东方美女的气质总是吸引着我,梅说:“你总是瞅着姐看干嘛,姐脸上有花吗”我说:“姐,你的脸上真的有一朵花,那是一朵娇美的百合花。”梅“哦”了一声说道:“狗蛋也学会说好听的话了,甜言蜜语的,在外面是不是哄了不少女孩子呀”我说:“真的,姐,不信你自己照照镜子看,明星也不如你也。”其实梅不仅脸蛋清秀,身材也高挑,一米六八的个头,略显瘦了点,正好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观。梅说道:“哦,姐我真的漂亮吗?”我说:“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漂亮的姐了。”女为阅己者荣,梅心情不错:“好,狗蛋今天的表现不错,姐我今天犒赏犒赏你,给你一个的任务,那就是陪姐中午吃饭。”我一听,连忙站起来,向梅敬了一个军礼:“是,领导,保证完成任务。”以后着任务是时常用,经常陪着梅逛逛街吃吃饭什么的,到也乐在其中。 梅的办公室里有个里间,是她的卧室,中午她就在里间休息。 有客户来厂里洽谈生意,应酬是难免的。这几天厂里来了几个大客户,她也一连几天没回家,陪着客户在外面转悠着,这不晚上要把客户陪好才行吗。这晚,梅陪着客户多喝了几杯,有些醉了。回到厂里,我搀扶着她上了楼,打开办公室,来到她的卧房,一进她的卧房就闻到一股清香,这股香味似乎好熟悉。 我把她搀扶到她的床上躺下,拉过枕头垫在她头下,把她脚上的高跟鞋脱了,把穿着黑丝袜的小腿挪到床上,这时她喃喃道:“水,我要喝水。”我连忙去倒水,还试了试水的温度,我的手从她脖子下穿过去把她搂起来喂了几口水她喝,当我把她放下后预备起身时,她说:“热,帮姐把外套脱了吧”, 她穿的是职业套装,我伸手解她胸前的纽扣时,她的胸脯一起一伏的,我的手有些稍微的颤抖,解开了纽扣,把她胳膊从袖子里拿出来时,捏着她胳膊的手感觉到她手臂的柔弱,这种柔弱好舒适,让我有点心怡,她里面穿的是镶边白衬衫,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着,是那样的诱人,这时她用手拉开了她的领带,和衬衫上的脖子扣,领口处微开着,能够看见少许胸脯,感觉到肉感,我不禁有点热,我想起身,可是领带却被她拉着,身子被拉着向她探着,闻到了她的体香,她柔声地说道:“狗蛋,你不要走,姐姐好寂寞,你陪陪姐姐,好吗” 我看着她那雍懒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了一点怜惜,我用手顺了顺她散乱的头发,露出她俏丽的脸庞,她的脸好红,好动人,这时,她睁开迷蒙的双眸看着我,半握着我的手问道:“姐姐漂亮吗”我没有离开她的眼睛,点点头,她又问道:“你喜欢姐姐吗?” 我看着她说:“喜欢” “那你还记得你亲过姐姐吗?” 我点头到:“记得。” “那你就亲亲姐姐吧” 于是,我俯下身去亲吻她的脸蛋,可是当我快亲到她的脸蛋时,她的头朝我偏转了过来,我的嘴一下子吻在了她的唇上,我一下子有了触电的感觉,她的唇好温柔,让我不禁在她的唇上吻着,有点爱不释口,她也任由我吻着。 忽然我感到一点异样,原来是她的舌尖探到了我的唇,她的舌尖好甜,我也伸出舌头与她的舌尖舔着,她也不停的舔着,勾引着我,我的唇与她的唇挨的更密贴了,两条舌头绞缠在一起,她的舌头不停地在里面撩挠着我,撩起了我的爱好与渴望,我的上半身压了上去,胸前感觉到她胸脯的柔软。 不知何时她的两只胳膊钩着我的脖子,她猛烈的吻着我的唇,吸吮着,偶然咬着我的舌尖,她的舌头还在我的嘴里肆无忌惮地横行着,她的一只手将我的衬衫从皮带中抽出,抚摩着我那宽厚的背,享受着男性的肌肉。 我的欲望已被她撩起,横着吻着她的嘴,舌尖催开她的牙关,大部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并上下左右挑逗着,她感觉到我的霸道,用牙齿咬住我的舌头让我不得动弹,我的手开始动作,将她的衬衫从她腰间拉出,手探入衣内贴上她的腹部摸着,好柔滑的肌肤,我的手开始往返的游动着。 我见她还是咬着我的舌头不放,并且有点生痛了,我的手开始向腹下探去,她腰间的套裙阻隔着,我解开套裙的纽扣,手顺势探进她的三角裤内,触到了她的阴毛,她有了一下颤栗,赶紧用手来阻挡,不让我的手再往下移,她的牙齿有了点松动,我收回舌头,咬住了她的唇,她任由我咬着。 我的手改由向上游去,在她的衣内摸到她的乳房,在她的乳罩上抚摩着,搓揉着,感觉它的弹性,她似乎有了点羞意,她的头向一边侧去,我松开了她的唇,这时她的衣服已经有些散乱,雪白的胸脯露出大半来,钩起我无限的欲望,我开始亲吻着她的胸脯,她闭上了眼睛,她胸脯的柔软已经刺激了我神经,我要她的乳房,含着她的乳头,我手伸到她背后,要解开她乳罩的纽扣,她用手阻挡着我,此时的我已是欲壑难填,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住我的了。 我把她的手拉向我的腹部,让它伸进我的皮带里,我解开她胸罩的纽扣,胸罩有弹性的弹开,乳根已露出来,我的头埋在她胸脯上如猪啃般啃着,胸罩已被我甩了出去,手在她的乳房上搓揉着,衬衣胸部的纽扣也已经解去,裸露出雪白的上半身,我的嘴在她的乳房上亲吻着,乳头已经含在了嘴里,轻咬着,乳头已经变的硬了些,粗大些,真他妈的过瘾。 此时的她已有些动情,嘴里有着呢喃声,我玩弄了一会儿,开始向她的腹部吻去,她的腰枝好细,似乎盈盈可握,我的头在她的腹部内上亲吻着,手褪掉她的套裙在她的臀部摸着、捏揉着,我的嘴逐渐向她的下腹游去,嘴在她的三角裤上吻着,她似乎有了一些羞意,身躯扭栗着,嘴里呢喃的喊道:“不,不要…” 她的手也跟着来挡着,我放弃了她的三角地带,转头将嘴吻上了她的唇,脱掉了衬衫,裸露出上躯,上身压在了她赤露的身上,此时的她如干柴烈火,一遇见我的唇就用力地、贪婪地吸吮着。 我把她的手引向我的下身,把她的手按在我的小弟弟上,让她感受它的宏伟,虽说是隔着裤子的,但她似乎很愿意在那上面抚摩着,我的鸡巴越来越硬了,硬的我有些受不了了,它似乎要跳了出来,我脱掉了下牛仔和内裤,一只刚硬的大鸡巴在空中翘着。 我的一只腿翻过去,全身压在了她的身上,马上猛烈的吻着她,她热烈的回应着我,与此同时,我把我的鸡巴在她的腹部上顶着、摩擦着,接着顺势将鸡巴从她三角裤的上缘插入到她的三角裤内,让我的鸡巴紧贴着她的阴阜滑动。 此时她跟我亲吻的嘴里发着“哦、哦”的声,她已经把我搂的紧紧的。 越摩擦,我的鸡巴越来越硬,她的阴毛上淫水也越来越多,我不禁用手去摸着她的穴,她那薄的三角裤底部已经完全湿透了,我抽出鸡巴,将她的小裤裤褪下,用我的鸡巴在她的穴上往返摩擦着,感受着她那肥厚的阴唇,她开始呻吟着:“我,我…,不要弄了…我要…”“插进去吧…我受不了了…” 此时的我已经捏着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桃源洞口,“扑”就插了进去,她的阴道里热热的、湿湿的,并且很窄,将我的鸡巴裹的紧紧的,真他妈的舒适。 这时她把我搂的更紧了,淫靡的说道:“蛋,你的鸡鸡好大哟,好舒适哟” 我开始向里面顶去,接着慢慢地抽插着,每插一次就能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每插一次就感到快感无比,每插一次梅她都“哦,咿”的哼声也越来越大,使的我好兴奋。 每次抽出再插入时都要比上一次插的更深些,她的手指在我的肩膀上抓出了划痕,我就这样往返的抽插着,终于将我的鸡巴没根而入,直顶她的花心。 此时她“啊”地叫了起来,花心的酥麻快感使得她将臀部微微抬起,迎合着我的抽插,她胸上的两颗玉兔如豆腐般颤抖着,我的手一左一右的蹂躏着她的乳房,寻找着快感,她的淫水已经泛滥成河,我的抽插也加快了些,每一次深入的插入,她都“啊、啊”的叫唤着,享受着带来的快感,随着抽插的加快,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终于在我高潮来临时,我的精狂泻而出,全部射在她的体内,我瘫软的扒在她的身上,闭上眼睛休息着。 过了好一会儿,她将我的头抬起些,看着我那俊朗的脸,忽然将我的头埋进了她的胸脯中,将我的头紧紧抱着,嘴在我的头发上吻着,我体会到她的爱意。 她的手开始在我的胸前抚摩着,摸着那肌肉的轮廓,体会那阳刚,她摸着摸着手向下滑去,她触到了我的小弟弟,手稍微的一颤,随即抓住了它,但是感觉到疲软,她不禁看了看,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使她尝试到充实和快感,就这么个疲软的东西好是厉害,弄的她那里到现在还有些肿痛,她不禁用手捣持起来。 我悠的醒了,她抬头望着我,带着满脸迷惑和期待地说道:“蛋,你那家伙好厉害,弄的姐姐那里都有些痛了。” 我“喔”了一声,柔声到:“姐姐,不好意思,刚才我只顾着自己…” 她用手遮住了我的口说道:“姐姐我好喜欢的。” 忽儿又问到:“好弟弟,你喜欢姐姐吗?假如你喜欢,那姐姐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赶紧亲吻着她说道:“喜欢,喜欢,姐姐对我最好的了。” 此时我的小弟弟在她手的搓揉下硬了起来,她感觉到我小弟弟的粗壮,低头看了看我的小弟弟,哦塞,好大的一个家伙,她露出了惊异的目光,原来他的家伙果真厉害。 她的手握着我小弟弟的根部,龟头下还露出一截来,硕大的龟头挺立着,她的手指不经意的在龟头上划了一下,我一阵激灵,我的小弟弟变的更硬了,她的手还在我的小弟弟上抚摩着,有些爱不释手,我有些受不了了,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姐,我还想要…” 她揪着我的鼻子道:“小色狼,来吧”她张开了双腿,露出鲜红的阴唇,我用手摸了摸,随即小弟弟一插而入,她“啊”地叫了一声,她的阴道紧紧地包着我,我的硬度被她的柔软包围着,当真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我抽出许些,又插了进去,插的更深了些,她“啊”地抱紧了我的脖子,这时我问道:“姐,你喜欢吗?” 她娇羞的答道:“喜欢” 随即用她的牙咬在了我肩膀上,并且用力咬着,使得我有了一些痛楚。此时的我也不愿动弹,只想让她的柔软把我的硬度全部埋没,好一个温柔乡,真他妈舒坦,不愿拨出,……。 早晨七八点时,太阳已经升起,梅抱着我躺在我的怀里不愿起来,我抱着她给懂事长请了个假,就拥着她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