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爱在厨房

爱在厨房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这事发生在十几年前了,那时我和老婆及孩子住的是筒子楼,两家共用一间厨房,邻居是一对与我们年纪相仿
的夫妻并带一个孩子。女的长得人高马大的,三十出头,长相一般,但特别让人眼热的是她有一只大大的屁股,她
又爱穿紧身裤,两包肥肥的屁股被勾勒得十的明显。
  做为主妇的她主要在厨房里面忙碌,而我因是在学院工作,每年都有两次不短的假期,在假期中当然是我给上
班不近的老婆和在幼儿园的孩子做饭吃了。这女人姓郭,我就称她为小郭吧。小郭是个头脑简单、勤快且爱说爱笑
的人,她老公是做买卖的,常在外面跑,她经常是一个人带着孩子,虽然说她也有工作,但因为是在院里的后勤,
管得也松,时不时地就跑回家里在厨房里又是洗又是涮的。那间厨房不大,所以没法安洗衣机,家里的东西全是用
手洗,而她的儿子又淘,整天都见她在厨房里忙个不停。
  一开始我并没对她有太大的感觉,我家是冬天搬去的,她那时穿得厚,没显出什么来,而且也不是很熟,平时
就是几句问候的话,但我知道她和老公感情不好,常听她们吵架,只有她老公不在时才显得安静一些。小郭的爱人
个子小,比小郭都矮一些,也不知当初她们是如何搞到一起的。
  天气一天天地热了起来,小郭身上的衣服越来越溥了,晚上我去厨房洗漱常看到她挺着那对让人眼热的大屁股
忙来忙去的,不过俺哪敢有非份之想,老婆孩子都在眼前,不过就是过过眼瘾罢了。
  终于夏天到了,我幸福的署假开始了,哈哈,我每天都睡到日上三杆才起床,然后懒懒地上厨房里去洗漱和找
点吃的。这时我们接触多了,话也多了,她总是笑我才起床,有时她家里有没吃完的早点还问我吃不吃。人一接触
多了说话就随便起来,有一天她看我睡眼惺松地在厨房转来转去的,就笑着说:「大少爷又是才起床?你可真幸福
哟,太阳都照屁股了」。我哈哈一笑:「没办法,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今天比平时起得还晚啊」。小郭眯着眼睛
逗我:「干嘛睡那么晚?你们都老夫妻了,用得着没完没了嘛」。我心里一动,呵,这女人这话都敢说,够开放的
啊。但也不过是一动,多的咱可没敢想。
  因为孩子上幼儿园吃早饭,老婆的班上有食堂,所以家里面是没人做早点的,我常常是翻遍厨房也找不到什么
可吃的,小郭只要看到了,一定会很关切地说:「大哥,我这儿还有点早上剩的,你如果不觉得差就热热吃吧。」
我也不客气,只要她给,我就吃,不过我也和她说:「小郭,不好意思啊,总吃你家的饭,什么时候你也吃一回咱
做的饭吧」。她也总是笑笑说:「你也做不出什么好吃的,有心就请我到外面吃一回,也说明你心诚」。这话我还
不敢接,就打个哈哈算过去。
  天越来越热了,小郭和我也越来越熟,连白天也敢穿着睡裙在厨房里忙碌,我呢,因为实在是喜欢看她那肥圆
的大屁股,上午也不再多恋床了,尽可能地在厨房偷偷地暗中欣赏小郭的屁股在我面前扭来扭去的,为了这口爱好,
我也开始和她没话找话地聊,在厨房里自己找点活干。厨房只有一个水池,而且有点高,小孩子够不着龙头,所以
我们在池子的下面垫了一块大方砖。这天,小郭又在水池里面洗家里的床单,她高高地站在方砖上,我坐在小蹬子
上吃早点,突然我发现只要我低点头,就能从后面看到她短睡裙内的小内裤!
  我的心狂跳起来,看小郭正卖力地、一上一下地洗着,头也不抬,肯定是顾及不到我会偷看,我一边嘴里和她
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聊着,一边悄悄地低下头,我看到了——粉红色的内裤,就在两条肥白的大腿的上面,小郭的屁
股实在是太大,尽管内裤不是很小的那种,但我还是能看到她内裤边缘露出的鼓鼓的屁股外延。当时我只觉得血都
冲到脑袋上了,脸烫得不行,哈啦子都掉下来了,太美了呀,我真恨不能看穿她的内裤,好好欣赏一下她光光的大
屁股。可我也知道这是危险的,如果让她看到,我的脸往哪放,如果她和我家人说,那我不全完了,再说我还有教
师的名誉,会让我没法活啊。
  偷来的东西就是好吃,有了这一次,我开始上瘾了,我更多地注意小郭的屁股,也和她开一些小小的玩笑,我
是想拉近我们的关系,让她对我有好感,对我不设防。看来我的手段还是有效的,小郭和我什么都开始说了,说她
的老公不好,在外面有女人,说你们两口子晚上小声点,别让我们孩子听见不学好,甚至于连她生孩子一开始难产,
但她就是不肯剖腹产都说了,小郭和我直言到:「哼,我这么大屁股,还能自己生不出来?!医生说我自己生不出
来,我不信,我非自己生不可,虽然疼,但我还是自己生出来了。」哈哈,看来她也知道自己是大屁股,而且她也
不觉得大屁股有什么不好,但我还是不敢太造次,有些女人有口无心,心直口快却没坏心思,万一我搞砸了就没后
路了。
  不过女人真的要是想到这事了,那她一定会比男人更有手段的,这点我从与小郭的交往中深深地体会到了。有
一次,我还是在欣赏她短睡裙内的裤衩时,她无意间回头和我说话,我来不及抬头,但又不能不抬,动作明显地反
映出我是在低头偷看了,我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心里面又羞又怕,人也尴尬的有些手足无措,小郭的眼睛闪了
一下,直直的看着我,而我则不敢对视她的目光,好在她嘴里面还在说着话,我也就鸡琢米似的点头好象是在回应
她的问话,目的就是把这事遮掩过去。上帝保佑,小郭除了眼神有些怪异,再就是和我打趣到:「怎么了?吃我们
家东西不好意思了?还脸红呢,没事,就你吃这点东西不会把我家吃穷的。」
  当时的我实在是吃不准她到底是什么心思,我不敢往太好里想,我觉得也可能她发现了我在偷看,但她为了照
顾我的面子和不把两家关系搞僵就打叉使事情不明朗化,也可能她本就是个大意的人,没心没肺什么也没发现?这
两种可能都有,但我还是应该小心为妙,以后我再偷看时真的就格外小心翼翼的了,生怕她一旦反感我的下流举动
闹出事来。还好,几天来她什么也没表示,仍和往常一样与我有说有笑地扭着她那鼓鼓的大屁股干自己的活儿。
  后来我和她好了以后知道:她早发现了我的不良举动,只要家里人都外出了只有我一人时,她就会有意穿上短
裙站在大方砖上走光让我看,那次她看似无意的扭头和我说话也是想看看我是否真的在偷看,也想看看我被发现时
的狼狈相。不仅如此,她还做出过两次极大胆的行为让我上勾,我虽然是色大胆小者,但第二次的勾引还是让我兴
奋地上了这条船。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在厨房坐在小蹬子上吃早点,小郭到水池中用小盆(一般人用这种盆洗屁股)
打了一点水就匆匆端进自己的屋子,过了一会她还是穿着那件惹眼的短睡裙出来倒水和涮毛巾,当她站在大方砖上
背对着我时,我看到的景象几乎让我叫出声来:小郭睡裙的一角掀起掖在一条半透明的内裤上边,硕大的屁股在半
透明的内裤中几乎是全部凸现出来,这美景让我快要吐血了,我已经忘记其它事情,死死盯着我日思夜想的美屁股
不错眼球。小郭似乎是什么也没感觉到:那情景貌似她匆匆洗完屁股急急地提起内裤而没注意睡裙的一角被掖在了
内裤上边,她头也不抬地洗着什么,一会又转身进了房间,一会又是这样大跑光地拿了一条被单站在方砖上洗了起
来。
  看着她已经完全暴露在外的并被大肉屁股撑圆了的内裤,我嗓子发干,手都有些抖了,机械地往嘴里送着吃的,
可吃的什么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也不知和她说什么好,因为心跳得厉害,如果说话也会打结巴的。这是一条她平时
常穿的白色内裤,好象是洗过很多次而薄得透明,被两个大肉团儿挤在一起的屁股缝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她不断地
直身弯腰,两大团嫩肉随着她的身体而不停地晃、不停地抖,这美景我敢说任何人看到都会喷血的。
  这是我吃得最长的一次早饭,我就这么傻傻地坐在那里,食不甘味地往嘴里小口地送着东西,我是实在舍不得
挪开我的双目,眼光都快能把那条薄薄的内裤撕掉,我也恨不能分开她并得很紧的白白的双腿,好能看看她大屁股
下面隐藏着的肉穴……。后面的事我都记不清了,我想不起我是如何离开厨房的,想不起我是如何把眼光从小郭的
挺挺的大屁股上游走的,当天我一直都是恍恍忽忽的,晚上也睡不着,眼前总是浮现出小郭仅遮盖着一层薄布的、
圆圆的、肉肉的、令人喷血的大嫩屁股!
  【完】

上一篇:西湖冢 下一篇:我的青梅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