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西湖冢

西湖冢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在回广州之前,兄弟从南方晃悠到了杭州,之所以去杭州,无他,就为了一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自古美女
出苏杭……一到杭州就失望了,火车东站的破败吓我一大跳,与想象中的落差很大,更别提随处可见的广告标语:
「天堂一景,人间一梦!」
  感觉那就是讽刺,天大的讽刺,好好的一座古城,被现代化的物欲横流轮奸的惨不忍睹。
  你说它古:楼又有那么高,车又有那么多,人又那么时髦……你说它现代:tmd连地铁都没有!堵车比广州
还严重!
  连我最憧憬的西湖都被轮奸了,湖底下那一条条的水管干什么用,保持湖面的水位?连那美妙的微波荡漾都有
人工的痕迹!!!!!
  要不是丰富的人文,那小池塘比起俺家乡的水库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很懊恼,我从小yy的白娘子不见了,许
仙哥哥来了,可我的娘子呢?
  浙江的道友先别喷我,看下去就知道了。其实在我心里,杭州就被轮奸成了那个样,要怪就怪城市规划,速经
济时代的悲哀。
  说实话,我也不喜欢广州,可以说不喜欢大城市,只喜欢大城市里夜店的美眉。
  废话那么多就停在这里转入正题。
  相对于我而言,杭州有个特点就是人情味,比如社保,其他地方不清楚,与广东比起来,这是很强大的了。
  在广东绝大部分的中小企业都没有帮员工买社保,当那个小老板告诉我『社保‘是什么玩意,并答应帮我买的
时候,我激动了!「以前听过,没具体了解,反正年轻,不怕没钱养老,现在想想有钱不拿真白痴了!」后来,我
成为了小老板公司里的业务,在外头与人合租了个房子,就在武林广场的京杭大运河边上。
  我跑业务就一个特点,扔钱。
  不是我钱多,是无奈。
  预先得之,必先予之。
  两个礼拜的忙碌,我负责的几个区,上下百来个装修公司跑了个遍。
  派完名片,剩下的就好做了,把『回收‘的意向客户分类,然后就是电话联系,预约,吃饭,嫖娼,最后谈合
作,谈回扣。
  理论上是这个流程,看似简单,其中的复杂和勾心斗角不是一般人喜欢玩的,总之,装孙子的时候装孙子{ 
诛仙啊?没看过,请指点指点。} ,当大爷的时候当大爷{ 买单啊?我来我来,回头偷偷的跟服务员搞张发票
回去报销……}。
  废话到这里,后面是女主出场了。
  话说一回,会展中心举办设计师什么会的,那些都是客户资源啊,公司得了这消息,马上就分派我和另一个业
务去抢资源。
  我同事叫阿飞什么的,总之是个东北的道友,讲话特搞,一开口就是东北普通话,车轮说成是车轱辘……他人
我已经忘掉七七八八了,就这词还记得,汗!
  那天会展中心人特多,大伏天的太阳毒得很,我和阿飞两人乔装一番混了进去。
  其实跑业务最傻的就是提个包,穿得西装革履的模样,人家一看这种人就知道你是来忽悠的,还不赶紧躲你?
  这设计师嘛,都讲究艺术细胞,好像胡子越长,毛越乱,穿戴越邋遢,就越有气质般,而且这些家伙还喜欢戴
眼镜,个个打扮的比流浪歌手还流浪。
  其实他们大部分都一肚子坏水,骗业主买材料的钱,吃回扣抽水。往往二十万的装修,有十万分到了经销商,
设计师,包工头的手里。个中黑幕,这里就不表了。
  世界就这样,你不赚,我赚。你赚,我狠赚!尔虞我诈里,吃亏的都是那些羊。
  我和阿飞满场跑着,装门找那些有『气质‘的下手。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女人。
  我看到了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这里没有贬义,真特有气质。不高,一米六出头,白白嫩嫩,戴着副眼镜。
  最吸引我的不是她有多漂亮,而是她的身材,窈窕中带着一股韵味,多年来的直觉告诉我,把小gg放进她小
bb里一定会欲仙欲死的。
  我脸皮厚,无所谓拒绝这两个字,瞅准她落单的机会就杀了上去。
  「嗨!」我直接推出一张名片给她。
  一般情况下,我比较享受把美眉的过程,那天可能天气热得慌,也就没想那么多。
  「日入月?很酷哦…」美眉巧笑嫣然。
  她一开口,我就知道她是杭州人,所谓的吴侬软语说的就是古时吴越一带的女人说话总是带着懦懦的腔调,很
粘人的那种。
  不过现在的杭州女人也就极少数的一部分有那种腔调。
  「那当然,论坛里常混的!」当时说的不是这句,嘿嘿,总之是忘记了。
  美眉没给我名片,笑笑道:「你说话挺幽默的。」
  「一般啦,干我们这行,不幽默点不行,呵呵,不过我同事比我更强,他说十句,你起码得笑十一次。」我说
的是实话,就阿飞那破锣,与他聊天,笑翻是小事,不笑就大事了。
  「呵呵,有机会我会联系你们出来讲笑话给我听的。」美眉很巧妙的给出了暗示。
  「行,只要你愿意,半夜三更都可以把我叫起来。」有点失望,不过我很懂得分寸的把握。
  一般这种情况再常见不过了,不过被美眉拒绝,还是比较受打击的事情。
  这是我和美眉的第一次初识。
  后来我当然知道了她的名字,在这里就用一个谐音『离‘字代替她的真实姓名。
  一个月后,暑气更旺,把个杭州烤得像火炉般的烫。
  某日,傍晚,我和一浙大的才子在篮球场上互虐,突然场边响起《电话情缘》的旋律。
  是陌生的号码,我按下接听。
  「hello…」我的语调已经锻炼到了随时都可以保持欢快自然的境界。
  「高手应有同感…」「日入月吗?」电话那头是女人的声音,一开始没听出来,后来才晓得是她。
  「我是!」我直觉又有生意上门了。
  「有空吗?我想和你谈下。」
  「有,电话里谈还是面谈呢?」我尽量的控制心中的喜悦,这几天爽到嗨,不仅嫖娼操了个绝世好屄,还签了
个大单。现在又有人主动送钱来给我花,呵呵,我能不开心吗?
  「其实这样的……」
  原来这个美眉呢,呃……离离!有个大客户跑到我们展厅去看了,喜欢上了我们公司的产品,这美眉拉不走客
户,就倒回来跟我要回扣。
  一般情况下,我也愿意和这些设计师合作,让公司少赚点,把钱转送到设计师的手里。虽然我自己没赚,不过
这种人情世故我还是懂得做的,搞不好这设计师将来又给你带来订单呢?
  之后的事情就是一出双簧戏,离离骗业主,我帮着骗,就是拉高价格,除去公司成本和我的提成,剩下的水都
给离离。
  业主来头不小,也是个款爷,拱墅区里的一套别墅,那级别得有上千万。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我搞的不多,纯提成也就两千多一点,离离拿得比我多五倍。我两个点,她十个点。这是
后话,要货款到,才发提成和回扣。
  这公平吗?貌似她是在我的帮助下才拿得到钱。其实这单生意如果没她的介绍,我一毛钱都没有。如果没她插
手的话,这单算展厅的。
  我和离离就这样认识了。之后的发展就略述一下,我把美眉的手段也不多,除了扔钱外,就是体贴,偶尔再讲
几个笑话,谜语之类的。「有意见的道友,可以去看兄弟的另一大作《……90后美眉》」离离大学毕业有两年多
了,能在杭州首屈一指的装修公司里爬到主笔设计师,其中上下应付的功力可见一般,不过我好奇的是,她居然会
没有男朋友。「这是后话」我对离离一直都有旖念,她也知道,总之大家都没捅破那层纸。
  这是一场高手间的巅峰对决,离离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很懂得把握进退的分寸,两个人的关系在微妙中保持
着平衡。
  除了谈谈生意上的合作外,我们更多的是谈小说,谈股票……不吹水,政治,地理,财经,只要宇宙有的东西
兄弟都……略懂。
  她所知道的,我也知道,要聊什么话题,都是海阔天空的乱侃一番,我是高手,她也是高手,基本没有冷场的
可能,场子一直都是热乎乎的。
  她很喜欢听我吹水,有时候我看见她笑了,我就知道吹过头了。呵呵,心有灵犀间,我总会朝她干笑两声算是
揭过。
  后来熟了,我就故意逗她笑,因为她笑起来不仅美,甚至可以用美不胜收来形容,时尚的装扮下,胸前那两坨
乳峰总会在她笑的时候颠几下,看得我心窝暖烘烘的,又搔又痒,却又挠不到。
  就这样,我们的感情开始慢慢升温,彼此也由合作伙伴上升到了朋友的高度,她加了我qq。平时闲暇,我就
会上网逗弄她一会儿。
  离离性格很好,可以说是很有内涵的修养。这种女人最难泡,又冷静又聪明。
  对我始终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
  那段日子我很囧,有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就在我以为我和这美丽的姑娘终不会?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捣值氖焙颍虑橥蝗挥钟?br />了转机。
  某天上网,浏览了几张火爆的色图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很冲动的想去嫖娼,刚邀了阿飞同去,电话就响了。
  是离离的,她约我到上岛咖啡小聚,说是有新订单跟我谈。
  虽然有点郁闷被打断了计划,可是我还是很想见见这个极品美眉。
  见面后,离离就直奔主题,又是一个大单,看得出她很兴奋。
  离离唯一的缺陷就是太爱钱了,或者这不是缺陷。钱,谁不爱呢?
  谈完配合中的注意事项后,我就有点犯浑了,今天状态明显不好,老是发愣,兴许是咖啡厅里朦胧的色调增添
了一份暧昧,总觉得离离好美,好美。
  「在想什么呢?」离离托着腮帮子,巧笑嫣然。
  一句话没经过大脑就蹦了出来:「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什么意思?自认为是高手的来猜猜看!已经知道的权当一笑吧。
  其实,这句话相当于我的告白吧!当时就一直想着该怎么向她告白,一时不查,就把刚想到的……给说了出来。
  离离的境界不在我之下,当然懂得这句话里头的含义,粉嫩的小脸上立刻浮起一抹迷人的晕红,就连雪颈上都
是一片红。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害羞的样子,真太可爱了。
  「你想得倒挺美的。」离离水灵灵的大眼睛挖了我一下。
  那感觉就像万千的虫子在心上挠一样,我当即就豁出去了,很镇定的看着她:「经过几百万次的考虑,决定追
求你。」
  我发誓,当时说的就这句,一点没修改过。
  离离依旧笑着,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虽然焦急,但我也没傻到一直死皮赖脸的要求人家给个说法。
  直觉,又是直觉告诉我,有戏!
  女人是善变的动物,趁着她还在那份暧昧情愫前徘徊的时候,我果断出手了,泡美眉是要花钱的,所以我特意
从广东征来一笔资金,放心,这次不是我马子给的。
  我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上她,如果放弃了,那将是我人生中的十大遗憾之一。
  那晚之后,我们又接触了几次,先是公事上的了断,接着是私事,我的感觉没错,离离也是对我有好感的,第
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耐心过,我知道凭离离的才智,足以警觉到我是
狼还是羊,没插进去前,我绝不变身!!
  一切都那么谨慎,我小心地经营着浪漫,我一直保持着我绅士的风度,这不是做作,而是用行动告诉她,我很
在乎她,我不是玩玩而已。
  离离的年纪,已经到了寻找人生伴侣的时候了,对于我的所作所为,我估不准是不是她对我的一种考验,总之,
我小心,再小心!小忍,小忍,中忍,中忍,大忍,大忍,巨忍,手枪中……阿飞说我疯了,连嫖娼都不去了,我
想,我是疯了,居然花那么多心思去搞一个女人。
  开房的那天……说到这里,插入一下。
  各位道友会问,怎么我个小业务,能把到人家设计师,这之间的级别就差了多少?是不是我在讲故事?
  首先,我跟她说我是广东人{ 这招装b最有用}。
  其次,我描绘了一番蓝图给她,我将来要在这边投资多少万做建材生意,买房之类的。
  第三,我花钱比她还疯,相识一个多月,我花了两万多,有时出去一次我身上就没了近千块,什么是实力?这
就是实力!其实离离比我更实力,基本上她都和我aa。
  咖啡厅茶座没少去。不是我想去,讲究小资情调就要去那些地方。总之,在她眼里,我怎么的也是个值得投资
的潜力股吧!
  回说开房那天……一大早我就起来,面朝东方,虔诚的点上三跟『利群‘,然后插进准备好的桔子里头。
  这典故缘起高考的那次拜神,以后成了习惯,每逢人生大事,都做这法事。
  具体拜谁,全凭要发生的事情,文曲,老子,耶稣都拜过,这次不同,拜的是悟能大仙,不为别的,他老人家
没上到嫦娥,总该把那份算在兄弟身上吧,多多保佑,大仙赐我力量……吼!
  出门的时候,我感觉到小宇宙在燃烧……天气很好,在公司的行程报告上,我填上了预约客户。
  这客户不是别人,正是离离,我的嫦娥!我的白娘子!
  其实那天我们真有事,不过是离离比较忙,陪业主忽悠,那个中年胖子被她勾的魂飘飘的,一愣一愣的咋呼,
色眯眯的盯着离离暗吞口水,表面上却是一副洒脱。
  我在边上看着心中就狂酸,同时也佩服她手段的高明,隐隐中就把自己的神采展现了出来,没有逼人的美艳,
也没有风骚的妖娆,犹如春风般的拂过心灵,让人感觉到她只是绿叶,自己才是权利的中心,是法则的操控者,然
后心甘情愿的去掏出腰包。
  夸张?只能说你没遇到过!
  那天傍晚,我们游荡到了西湖,在微波荡漾的湖面上,我们各有心事的划着小船。
  也许逛了一下午,真累了,或者说了那么多的话,两人都不想开口。
  「你知道西湖什么时候最美吗?」离离的目光有点迷离,就像西湖的水般。
  鬼知道西湖什么时候最美,自从意识到湖面下的水管后,我早没有了那古朴的心境。
  我小时候意淫中,应该是苏小小那时代最美,典型的才女佳人。
  「有你在的时候最美!」我这人没别的,就喜欢逗逗美女。
  「油嘴滑舌!」离离低啐了一口,眉目流转间似乎有那么一丝欣喜。
  一时间,两人再度的沉默。
  离离突然幽幽的道:「你这么会讨女孩子开心,应该有过很多个女朋友吧?」
  她那弱弱的神情,足以激起任何一个雄性动物的保护欲望,我的回答也没令她失望:「以前是很多,不过,你
是最后一个!」
  离离定定的望着我,突然瞥过头去,我看见她的脸上闪过泪花。
  感动吗?我欣喜的打算去亲吻她。
  可是离离却在这时候告诉我:「你是第二个跟我说这话的男人。」
  我给镇住了,呆呆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也不想说什么,就是心里堵得慌。
  「下雪的时候,西湖最美,到时候你要陪我来看哦!」离离忽又回头望着我,美眸开合间,神情动人无比。
  我看得有点痴了,虽然早知道女人的心情就像天气一样的善变,此刻我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
  「吻我!」离离半眯着眼睛,仰起了美丽的脸庞。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我欣喜若狂的迎了上去,黯然销魂间,早将那一刹那的阴影抛到三十三重天之外。
  很自然的,晚上我就带着离离去开房了,当我如愿以偿地把离离剥光后,心情激动到了顶点。
  她很漂亮,也很性感,绝不逊色于我以前上过的那些美女,特别是那一身莹白的雪肤和高高隆起的丘壑上的那
一片倒三角所造成的视觉反差,让我血液逆流,经脉倒转,一时间呼吸艰难,真有种走火入魔的狂热。
  纵使早有准备,见到这观景,我也忍不住飞快地扒光自己,从口袋内摸出存了一个多月的tt。
  「不用戴。」离离的声音不啻于天籁。
  「啊?」我怀疑我听错了。
  「今天没事……」离离微笑道,神情有点害羞。
  原来她早就算好了今天,真佩服她的步步机锋。
  我疯狂的扑了上去,拼命地索取着,舌头,手指头,我的胸,总之,能动的地方我都用上了。离离一直很平静
的看着我在她身上的肆虐,她的淡然让我背脊发麻,难道她性冷感?
  不会啊,那水正嘟嘟的不停往外冒呢!
  直到我进入她体内后,离离才眉头微皱着发出一声呻吟。
  水乳交融的愉悦,令我满足到了极点。特别是离离体内的紧凑程度绝不在处女之下,挺进的阻力大到难以想象。
  来回的抽送几十次后,我才感觉到我顶到底了,而我的老二还有一截在外头露着呢。
  说明下,俺的兄弟有18厘米,中国女性的yd平均长度在8…15厘米间,做爱的时候可以伸缩拉长,具体
扩到什么程度就因人而异了。
  离离的yd明显偏短,而且可能她很少做爱的关系,冒然的进入,显然令她的yd无法适应。
  「爽吗?」我一杆顶到了底,那是一团很有弹性的软肉。
  「嗯……」离离娇喘着。
  她应该很舒服,但是那神情还略带一分羞赧,明显还没有放开,这也证明了她的性经验很少,真难以现象现在
这腐烂的社会里头还有这么守身如玉的漂亮美眉。
  我的技术是多年来在女人身上锻造出来的,离离曼妙的娇躯在我的身下扭得厉害,嫣红的小嘴里更是发出一声
比一声高亢的呻吟。
  那声音,是吴侬软语的加强版,彷佛具有魔性的穿透力,又嗲又酥,很容易就被勾起了深层次的欲望,光听在
耳朵里我就受不了了。
  我很兴奋,好几次都想不顾一切的享受享受,但都被我硬生生忍了下来,只为了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
第一次尤其关键。
  「哥干的你爽不爽啊?」一直以来,我始终认为床第间的言语最容易调剂淫乱的情调。
  「嗯……喔……很……舒服……」离离喘得厉害,说话更是断断续续的。
  「你是不是骚货啊?」
  「……」
  「说,你是不是?」我狠狠顶了一下,抵在那团软肉上碾磨着,双手伸到她胸前把玩着那对诱人的鸽乳。
  「喔……」离离羞愤难抑,焦急的浑身香汗淋漓而下,奈何被我搞得不上不下吊在那里。
  「月……我……好辛苦……」离离双眼迷离,转而乞求的望着我。
  那楚楚动人的神色,看得我虐意大起,刻意时快时缓的撩拨起她胯间的小豆豆。
  「呜……我是……骚货……」离离终无奈,抿着嘴唇低低说了一句,就害羞的掩住了那美丽的脸庞。
  一股快感油然而生,我得意的在她身上驰骋着。
  一会儿后,离离的身体轻轻颤抖了起来,我知道那是女人高潮的特征,我加大了刺激的频率,她的阴蒂被我撩
拨到了夸张的肿起。
  「不行了……我来了……喔……」离离的抽搐着,紧紧抱住了我。
  短短的一个小时内,离离经历了最少五次高潮。我的技术是一个原因,其中另一个原因应该是她比较少做,所
以身体保持了非常高的敏感度。
  我知道过分的性爱刺激会有损器官的神经末梢,而且憋了一整天的弹药确实也控制不住了。
  最后,我把离离翻了过来,骑到了她的翘臀后面,狠狠地顶了进去,然后抽疯般的狂插起来。
  离离的屄屄很紧凑,水儿也在狂飙,我屌过那么多女人,离离的屄绝对是上上品那级别的。
  「啊……啊……」在我的大力抽送下,离离无意识的哼哼啊啊个不停。
  我越插越快,速度提了起来,越顶越深,突然间仿佛刚才挡住我龟头的软肉已经被我的暴力顶开了一般,龟头
锄了进去。
  感概神奇的同时,我把频率提高到极致,然后深深的一捅,整条老二都顶了进去,真进去了。
  「啊……」离离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全身抖个不停。
  深处传来诡异的吮吸,像小嘴儿般的蠕动,而我的龟头正被这小嘴儿不断的吸啜着。
  「吼!」我低吼着,随着龟头的每次喷张,我拖动着阴茎一次次地锄入那团软肉里。
  各位道友看到这里,是否觉得熟悉?很多h文里都有这样的描述,我可以告诉大家,真就这感觉了,你要我用
其他文字来描述,我真搞不出来。
  那团肉是不是子宫颈的开口,我估计是,本身对性知识比较匮乏,如果不是的话,各位道友也别喷我……这是
一次很完美的性爱,在我无数的经历中,很少有这么默契的高潮。
  那晚就做了这一次。
  事后我强忍住没再搞她,而是陪她说话,什么都说,离离的兴致也很高,两个人躺在床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感觉天都要亮了才睡下。
  「你爱我吗?」
  「嗯?」迷糊间,我仿佛听到离离在问话,眼睛撑开一条缝,发现黑暗中,似乎有一对明亮的星星在闪烁着。
  那一炮之后,离离对我的态度俨然升级到了情侣级别。
  肉贴肉的欲念令我发颠,由于饥渴已久的关系,我每天都会发信息问她几回:「何如,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离离的回复一开始还比较含蓄,后来也晓得用五姑娘,打卫星之类的来回我。
  虽然她的回应很含糊,不过,我总有办法让她妥1327;,呵呵,那段时间我们几乎一天都至少要做两回。
  为了增加房中乐趣,我还专门搭28路公交,跑到西湖边上买了精致的粉红肚兜送她,我印象中就西湖有那复
古的玩意。
  我这人有点怪僻,就是喜欢虐美女,特别是气质美女。
  有次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离离很无奈的搭配着穿了件粉红的衬衫,内附肚兜。
  随后陪我走了遍延安路,那感觉特兴奋,身边有个拉风的美女陪着,而且美女的衬衫里头隐约还看得见肚兜,
那什么概念?
  百分之一百万的回头率!!
  那晚我的兴致很高,还买了不少的小礼物送她。
  结果没等到去开房,就在中北桥?武林广场边上的桥,波光粼粼的京杭大运河边上,我和离离疯狂地交媾了一
次。
  很难忘,很回味,具体描绘的话感觉有点假,就记得当时她喘得厉害,流的水把我裤裆都粘湿了一大块。
  回去的路上,我依旧坦荡荡,任凭路人盯着我的裆部看,那是什么?是我操了边上美女的证据啊,我能不现出
来吗?
  真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一句,乐极生悲。上了离离后,我就再没谈成过大生意。
  经济大萧条不是讲笑话,我跑的业务更是泡沫比较多的房产装修。
  十月的股票回升如昙花一现,一瞬间的勃起后随即疲软。
  在全城一片哀愁的怨声中,迎来了装修的旺季,而我除了闲,还是闲。
  除了每天无所事事的上网外,就是陪着离离耍,这里逛逛,那里看看。
  距离产生美感,以前没到手的时候,总觉得离离就是心目中的女神般,现在天天把她翻来翻去的肏,新鲜感一
过,就没了味道。
  泡女人犹如射精,你射了,快感就没那么强了,同理,你泡到了,也就觉得没什么稀奇了,之前种种的绮念都
化成泡泡。
  可女人不同,被男人搞过之后,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情愫,比如离离会突然的对我撒娇发嗲,会突然的问我喜
欢什么颜色,会突然的问我是什么星座……有一次她甚至问我,介不介意她不是处女。
  这东西能问吗?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么聪明的女孩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笑说不介意。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说:我不介意你的过去做过什么,也不介意你的未来会做什么,我在意
的是现在,相信我会……略千字。
  她对我的回答不甚满意,似欲言又止的样子。后来终没开口。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总之离她以前所交的男朋友不远。
  闷热的夏季让我烦透了,工作上的压力,再加上女人在旁边的碎碎念,一切的一切都是噪音,我开始怀念一个
人的生活了。
  又一天,我们打完炮后,离离很关心的问我最近生意怎么样,原本旖旎的气氛一下被拉回了现实。我索然地推
开她,只冷冷回了一句,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想想真搞笑,自己居然会在一个女人身上花了这么多心思。其实我事业心挺重的,很早以前就知道一个真理:
钱,才是王道!
  在她计划着与我同居的时候,我也在想着如何激流勇退。
  不是我不喜欢肏她,而是觉得离离显然不是只和我上床这么简单。
  我吃不透这个女人,对于未明的危险,我总是保持时刻的警惕。也可以说,我害怕感情,更害怕去伤害一个单
纯的女孩。
  我至今都不相信她对我的爱是装出来的,也许我早已经入局了,呵呵,谁知道呢。
  低迷的房地产和离离的真情令我在冰与火中挣扎着。
  离离很聪明,应该也感觉到了我故意的冷漠,可是她依旧仿若未觉得与我一起,甚至还真的和我在凤起东路的
一个小区内租了一套一室一厅,那是我们两公司中间的一点。
  另一个原因提前我把离开杭州的行程摆上台面,严重的超支令我债台高筑。
  离离虽然只是个白领级别,可月入最少不低于两万,人家想的是供车供房,而我却是为生活的琐碎奔波着,这
也小小的让我自卑了好几回。
  我这人很爱面子,不喜欢花女人的钱,虽然我知道离离比我有钱的多,而且也愿意给我花,可是微末的自尊让
我开不了口。
  在苦恼中熬到十一月,市场似乎有点火了,那时候离离公司的总监正在和我老板谈签约的事,就那种回扣协议,
我知道其中离离为我出了多少力。
  可是这些都只能延缓我离开的脚步罢了。
  无节制的大手大脚,让我的积蓄和借来的钱飞速的消失,银行那边更是隔三差五的叫我还信用卡上的帐。
  那段日子烟抽得凶,一根接一根,已经从利群降到了白沙,不过是躲着离离抽白沙的。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来杭州发展,我想的只是来逛逛罢了,躲了这场金融危机,回广东再卷土重来。旅游加
艳遇是我来杭州的主要目的,真要发展的话,我宁愿选择去上海。
  我没勇气告诉她真相,只能一天天的拖着,直到我身上再没有钱为止。
  十一月的一天,故意的挑了一次话茬,把离离惹哭了,我这人心软,最见不得就是女人哭。
  在她落泪的一刹那,我心都碎了。
  「别哭了,对不起!」内心煎熬了很久,我还是硬不下心肠。
  甩女人甩多了,就这一次最难受,我也喜欢这聪慧美丽的女子,可是现实中的沟壑不是凭意愿就可以抚平的。
  离离一直低低的抽泣着,很压抑的那种,我道过歉后就没出声,默默的陪在她的身边。
  良久后,离离突然开口道:「我想去西湖。」
  美丽的双眸中依旧有着朦胧的水雾,我恍惚间有种错觉,她就是我的女友,因为每次和女友吵架后,她总会提
一些古怪的想法,就好像现在。
  有点假,不过她当时说的就这一句。
  西湖自古就有个说法,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
  没有下雪,那晚的月光无比动人。
  下车后我们都没说话,我默默的跟在她身后,走过苏堤,雷锋塔,绕了半圈后来到断桥边。
  走了快三个钟了,脚很痛,可是站在断桥边上,我却浑然无觉了。
  西湖十景,我记得不多,就这断桥印象极为深刻,那可是许仙邂逅白娘子的地方。
  「喜欢白娘子吗?」她没有回头,只是望着那一片烟波浩渺。
  「喜欢!」我从小就喜欢。
  站在这桥上,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几百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扁小舟,一把油伞……有那么一瞬间的古朴,我陶醉
其中,真正感受到了西湖的美。
  「我不喜欢。」离离的声音依旧粘人,听在耳朵里却难免心底一阵难受。是啊,谁愿意自己的丈夫如许仙那般
呢。
  我知道她是在说我,很无奈,我就是许仙,甚至还远远不如。
  「别离开我好吗?」离离喃喃的望着我。
  她真的很美,这样的意境中她就像画中人一般。
  我不想骗她,只能把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抱着那微微颤抖的娇躯。
  我们又做爱了,就在西湖边上的一张石凳上,当她毫无顾忌的把牛仔裤褪到膝盖的时候,我被震住了,说实话,
我知道她是为我做的,我当时就哭了。
  男儿流血不流泪简直是一句屁话!
  情到深处人孤独!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感受,生离死别不是最远的距离,而是在喜欢的女人面前无法说出那三个字。
  自从运河边上的野合后,我一直苦苦哀求了许多回,都没得到慰藉,可是现在她为了挽回我的心意,竟然没有
一丝的犹豫。
  这是野外,也是公共场合,我们一边哭,一边疯狂的交媾,压抑的喘息和不断耸动地身影融入进了西湖边的月
色中。
  年轻,所以没有顾忌,我们所处的位置尽管很偏,但是依旧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
  我当时就想笑,明天是不是会在网络上看到『西湖门‘之类的视频。
  离离显然也清楚身处的环境,不过她依旧很投入,我很快就抛开了杂念,彻底和她纠缠在了一起。
  两个人在激烈的摩擦中都感觉到了对方的狂热,「月……好舒服……我要到了……一起好吗?」离离放缓了腰
姿的摆动,控制着高潮的到来。
  「嗯!」苦苦压抑的快感变得再无顾忌,整个做爱过程没超过五分钟,是我炮史上最快的一次。
  「射进来……我要你的孩子……」离离的呻吟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很怪异,离离颤抖着高潮了,而我的老二却开始毫无征兆的萎缩。
  我怕她察觉我的异样,忙低吼着狂顶几下。
  「舒服吗?」离离的双眸隐隐有泪花在闪动。
  「嗯,很舒服!」我长出了口气,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事后,离离小鸟依人的挽着我的手,羞怯可人的样子令人怦然心动,再无之前的狂热。
  我是男人,当然无所谓人前人后的疯语,可离离不同,我有点后悔刚才的行为了。心中对她的歉疚变得愈发沉
重。
  回到爱巢后,我第一时间拉着她去浴室洗澡,我害怕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她会不知道吗?
  三天后,我就搭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所有行李都没带,我的身上就只剩下几块钱和一张火车票……在火车节
奏的『硿锵‘声中,我发了一条信息给离离,内容不多,就《再别康桥》里面最后的几句,英文版的。
  看到信息报告回来后,亲手将那张电话卡给丢进了一条不知名的河流当中。
  那河,?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亓硕嗌倌甑睦肺也⒉恢溃瞧渲幸灿形液屠肜氲囊环荨?br />  这不怨命,是我无能。
  在寒流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在广州了,回首往事,杭州应该在下雪吧,很想看看现在的西湖,还有那断桥,我
有点想念那一夜的放纵了。
  每每跟女友谈起我在杭州的风流韵事,女友总是笑我,你就yy吧。
  我笑,个中滋味看来是没多少人能体会了。
  往事如烟,有如西湖边上的柳,摇曳间,时光飞飞而逝。转眼间快一年了,大伏天里的夏日依旧炎炎,仿如杭
州的酷热,而我的白娘子呢?
  我有时会想,如果没有那次邂逅,我还会如此记挂西湖吗?
  现实中没有如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