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好友和妻子的性事

好友和妻子的性事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但在现实中,往往会和想像的不一样。
  
  我结婚六年了,刚结婚那会,我把老婆当成了自己的玩具,不断地换花样玩她,开始她也很配合,後来我就渐渐失去了兴致,因为感觉老婆好像难再有质的飞跃了。比如,开始她拒绝给我口交,後来接受了,但一直没有练习到让我很爽的地步,她也一直很努力地去做,但经常还没有给我放出来就捧着腮喊累,说嘴麻木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几个男人会坚持要自己老婆继续,往往是她给我打飞机结束。还好她打飞机的技术在我的调教下几近完美,甚至感觉比操屄都爽。
  
  还有,随着性交次数的增多,她的身体对我的挑逗渐渐不敏感,往往要爱抚她很长时间才会兴奋,而且,下面的水往往要到操一会才出来,总之,感觉没什麽劲。
  
  我在看过很多淫妻小说後,心里也很想和老婆尝试一下,但我知道在现实中很难,首先,我自己就有顾虑,其次,我老婆很保守,她平常也不太爱打扮,对性生活基本上是随我的意思,没有慾望很强的时候。
  
  我存的小说她基本不看,还说我变态。虽然现在也能和我开诸如今天又去打野食的玩笑,但在我操她的时候,她很反感我提别人,几乎一提到别的什麽人,她的性致就降到最底,她的意见是性爱是夫妻俩的事,提别人没劲。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转机那天我俩聊天,後来就说到了我的好友--东。我说结婚後东不太和我来往了,老婆有些骄傲的说:「那当然,因为你抢了他的意中人。」「谁?你吗?」我有些吃惊,因为老婆是东给我介绍的。
  
  「你别得意,当时我对他没意思,又看你人不错,结果给你骗到手了。」老婆说着软软的靠在了我怀里:「早知道你对我这麽样,我真是悔不当初啊!」我急忙表白:「我对你不好吗?白天努力干家务,晚上努力干你,除了我,还会有谁对你这麽好?东能做到吗?」看我似乎真急了,她又安抚我:「看你急的,老公当然对我好了。再说,谁让我看上你呢!我就是看不上他,他怎麽样我也不稀罕。」「他都怎麽样呢?」我尽量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同时手轻轻滑上了她的胸。
  
  「他那会追我可紧了,三天两头写信给我,还写诗,出去玩时还给我买小礼物。」「你们还经常约会吗?」老婆看了我一眼,垂下头说:「那时候还不认识你嘛!大家是同事,关系不错。也不是经常一起的,我对他没感觉,要不然也不会给你骗去。」抬头笑咪咪的看我,见我有些发呆,赶紧说:「後来认识了你,便再也没和他出去过。」拍拍我的脸:「吃醋了?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呀,我说你没他有心计你还不信。」是呀!最好的朋友和自己的老婆约会的事我毫不知情,但是我居然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有一点兴奋。(难道真是小说看多了有点变态?)「你们都去哪里玩呀?」我一边抚摩她,一边问。
  
  「还不是公园,逛逛街,看电影什麽的。」「那他有没有摸过你?」「摸过,」她看我一眼:「手啦!」得意地笑了。
  
  「我才不信,去看电影他会那麽老实?」「就是看电影才让他摸的手。我看不清,他伸手拉我,就拉住不放了。後来他还想摸我别的地方,我生气要走,他才放手。」她已经闭上了眼,享受着我的爱抚,两个乳头明显的翘了起来。
  
  我低头轻吻她的脸,继续问:「他还想摸你别的什麽地方?」「他的手有时挨我的腿,趁我不注意,想继续往里摸,给我挡开了。」声音变得含糊。
  
  我的手放在她腿上抚摩着,滑向了两腿之间:「是这样吗?」她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我的手伸进内裤,碰到了一片湿热,她居然流水了!我顿时感到一丝嫉妒,几年来,我无数次的爱抚她,都不记得她有流过水,而现在,仅仅是提到了一个追她的人,她就流水了?
  
  我抽出手:「发骚了?流这麽多水,是不是想别的鸡巴了?」「是呀!你这个变态,老想着别人操你老婆,早晚会後悔的。」看看她脸上的风情开始消退,我不再说话,三两下脱下我俩的内裤,挺枪而入,没有丝毫的不便,一杆到底!她随即哼了一声,然後随着我的抽插喘息着、迎合着。
  
  这次我们做得非常激情,她很快达到了高潮,在我射出後紧紧搂住了我,又在我的脸上吻了半天。我回吻她:「爽吗?」「爽!」「是不是想到了东怎麽样摸你,所以才这麽爽?」「当然不是啦!老公操得爽嘛!」「那在操之前怎麽流水了呢?」「老公摸得好呗!」「东摸你腿的时候,你兴奋没?」她推我一把:「无聊,又提他!告诉你吧,他根本就没摸过我的腿,我是骗你的。」说完起身去了厕所。
  
  後来,在一个聚会上遇见了东,聊得很投契,完了意犹未尽,约好找机会单独聚聚。没过几天,东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有时间,问我有时间没,我也没事,就商量去哪里聚。後来他就说:「乾脆去你家吧,简单聚聚。」我同意了。打电话告诉老婆,她很生气,嫌我没和她打招呼,又说家里没有菜了,我就说:「都是老朋友了,简单点就行。」她就把电话挂了。
  
  我回到家,发现老婆已经早回来了,而且还收拾了屋子,衣服也换了,我打趣她:「要见老情人了,怪不得收拾得这麽利索。」她白了我一眼:「家里这麽乱,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一会,东来了,他也穿得十分光鲜,而且一看就知道那身行头是牌子货,好像只有我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我和东边喝边聊,老婆一直在厨房里忙活,东间或问她过去同事的情况(他们以前是同事,後来都跳槽了),於是老婆也抽空出来聊两句,但是一直没有坐下,好像有些顾忌。因为我家比较小,只有东旁边是个空位,不过两人聊得还挺亲热。
  
  东走後,老婆说:「东还是挺虚伪,那几个同事和他关系一般,还一个劲的问。」我说:「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专门和你找话来着。」老婆白我一眼,没有回答。
  
  从此以後,我和东就经常聚聚,喝点酒,发点牢骚。一次酒醉,说到老婆,我故意问他:「你是不是看上我老婆了?」他怔了一下,低头说:「我以前是追过她,不过我们真没有什麽。」我藉着酒劲说:「如果红(我老婆)愿意,我不反对你们继续来往,但你们做什麽都不能瞒着我。」东楞了一下:「我们这麽多年的交情了,你放心,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我不会对红有任何非份之想。」我看了他一眼:「我没说你们有什麽,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是多年交情了,如果以前有什麽我不会介意,今後发生了什麽,如果不破坏家庭,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现在时代不同了嘛!」他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笑了:「你这家伙成天想什麽呢!喝酒。」话题就此中断。
  
  隔两天,东约我上网聊天,他很快就把话题扯到换妻,问我怎麽看,我说:
  
  「很好呀!我挺羡慕的。」他说:「怪不得你那天那麽说呢,原来你有这爱好呀!」我说:「是呀!不过你对我老婆没兴趣。」他就问:「你真不介意别的男人上你老婆吗?」「如果我老婆愿意的话,我不介意。」过一会,我又问他:「你现在是不是还很喜欢我老婆?说实话。」「我其实一直喜欢红,不过,大家都有家庭了。而且我们又是多年的好友,我不能对不起朋友。」看来在网路上他还比较能放得开我想了想:「我其实挺担心,这样会不会破坏彼此的家庭。」「我其实只是想圆一个梦想,体会和心中的她到在一起的感觉,我也很爱我的老婆,但初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那你是很想上红了?」他回了一个我「嘿嘿」,我又再问:「你老婆同意吗?」「这个……我老婆和你不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你。你怎麽和红说的?」「我没和她说过,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和红都有这个意思,我可以允许你们交往,不过红好像对你不太感兴趣。你老婆又不是我的初恋,她不介意你和红发生关系吗?我可不希望我们的家庭遭到破坏。」「是呀!是呀!」他附和着。
  
  这次聊天之後,东来我家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有几次是在我加班的时候,老婆都说东来过,坐一会就走了。我说:「他最近老是来,没什麽事吧?」老婆说:「可不,也没事,真烦人。」有次回家碰到东从我家出来,他冲我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我於是送他走了一段,问他怎麽样了,他说:「我今天送给她件小礼物,希望你别介意,红不想让你知道,你先别问她。」「说,送什麽了?」「一套内衣,你真的不介意吧?」我拍拍他肩,「让她感到幸福就好,她没穿给你看吗?」「哪能呢!她能接受我就很高兴了。谢谢你!」送走东後,我又在外面转了一会才回家,老婆已经躺在床上了,家里收拾得看不出来过人的样子。我过去搂着她,开始抚摩,她默默地接受着、兴奋着。我插进去的时候,发觉已经流水了,我故意问:「东最近没有来吗?」她的身子僵了一下,含混着说没,我开始剧烈地动,很快我们就高潮了。
  
  完事後,老婆紧紧抱着我,幽幽的说:「你最近能不能不要去加班了?」「怎麽?」「我一个人在家有点怕。」「要不,我再加班就让东来陪你,反正他也经常来。」「又是他!你不怕他趁你不在强奸我?」「他要是敢强奸你,我就……」「就怎麽样?」「就去强奸他老婆!」「知道你没安好心,老挂记着别人的老婆。」「我哪里挂记他老婆?我是替你着想,你不喜欢他,以後就别让他来了。」「那也不用,他是你的老朋友了,你别让我一个人在家就行。」「看来你是怕我不在身边,守不住阵地呀?他是不是骚扰你啦?有没有让他占便宜?」她打我一巴掌:「无聊!他很规矩的。」「那是你自己发骚了,想让他操了?」「是呀!我就是想别人来操我,那你满意了?」说完转过身去,轻轻啜泣着。
  
  我赶紧搂着她:「对不起,我开玩笑的,别哭了。」她抱住我胳膊:「老公啊,我晚上只想让你来陪我。」「是不是东真的做了什麽让你不开心的事?」「那倒没有,但是他……好像真的在追我。」「那麽你呢?讨厌他吗?」「怎麽你不吃醋吗?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为什麽要吃醋呢?又不是你爱上他了,你爱的人是我,我心里清楚,所以我才不介意有别人追你。怎麽,你不会是动心了吧?」「老公,我只爱你一个!」「我也爱你,但是我不介意让你体会一下被追的感觉,听说女人被追的时候是感觉最幸福的。」「那你不怕我被别人追去?」「东吗?他有这个实力吗?」「别臭美了,我现在感觉你一点也不在乎我,下班回家也不陪我说话,就知道看报纸、电视。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是哪天吗?」听到这些,我忽然感觉自己很对不住老婆,自以为是个好丈夫,却……我於是紧紧抱着她,贴着她的脸说:「乖宝宝,对不起,我会注意的。」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刚好没加班,下班回到家,吃过饭,我和老婆就依偎在沙发上聊天,然後我再抱她到床上去睡觉。这期间东来过两次,老婆对他倒还挺热情,但透着一丝生份,他坐不多会就走了。
  
  这天,东邀我去他家坐坐,我下班後就直接去了,他自己在家,原来他老婆出差了。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问:「怎麽了?」他苦笑一下:「都是让你害的,我患上相思病了。」「那你怎麽不去找她呢?」「我不敢去了,我怕会忍不住在你面前做出什麽不好的举动。」「你不会是想强奸她吧?」「你把我当什麽人了?我是忍不住要抱她、吻她,我快受不了了。」「你可不能伤害到她,她好像不太接受你呀!」他看我一眼:「她是接受我的,只有我俩的时候,她也非常开心,她只是在乎你、你们的家庭,我也是在乎多年的友情。」「那你不怕你老婆受到伤害吗?」「我不知道,也许,我只能尽力瞒住她。」听到这些,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如果两个人都是彼此爱上了,那我的婚姻岂非很危险?我很想知道老婆的真实想法,忽然对他说:「你现在去我家,我跟红说是晚点回家,给你一点时间让我听听她的实话,然後我再作决定。」他吃惊的看着我,我接着说:「进门後打我的手机,别挂,如果挂断我就回家。」他迟疑了片刻,匆匆去了。
  
  我坐了一会,起来走进东的卧室,里面多少有些乱,躺在床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也许是他老婆的味道。忽然我来了兴致,翻开衣橱,找他老婆的内衣(我对女人的内衣有点偏好),她的内衣花样还挺多,颜色也多,看来还是蛮风骚的。
  
  拿了一件最小的内裤闻闻,只有点肥皂味,攥在手里柔若无物,我开始幻想她的屄穿着这样的内裤,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正在胡想,东的电话来了,从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没有说话,然後关门,有微微的喘息声。停了一会,忽然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隐约听到我老婆一声「你」。
  
  「让我抱抱你。」东说,她似乎没有拒绝,然後就是衣服响,「不行,那里是禁区!不要……」後面的话好像被堵在嘴里了。我记得恋爱时,每当我摸到红的下身,她就会捉住我的手说:「不行,那里是禁区。」看来东已经占领过她的乳房了,而且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
  
  又过一会,东说:「红,我爱你。」「我知道。」「让我爱你一次吧?」「不行!我说过,这是我们的底线,我不能对不起阿成(我)。」「如果阿成不反对呢?」「你会不反对你老婆和别的男人吗?」看来东真的很犹豫,过一会,他才说:「如果为了你,我愿意!」「你们男人呀……」嘴又被堵住了,「好了,你快走吧!成快回来了。别,不要了……」「怎麽不穿我送你的那套?」「太那个了,我怕成说。」「穿给我看好吗?」「你疯了?他马上要回来了,不行!」「我已经疯了,你知道我多麽爱你吗?我要和你在一起,哪怕就一天。就我俩,你穿给我看,求你了,求求你。」「你求我也没有用,你不用陪你老婆吗?」「她出差了。」「空虚了就来找我。」「不是,真的不是,我是太想你了。她不在,我才能有时间陪你;她在,我怕给她看出破绽,毕竟是多年的夫妻了,我不想伤害她。但我抑制不住的想和你在一起,你能理解我吗?」「我知道了,为了我们彼此的家庭,我们到此为止吧,不能再进一步了,要不我怕会对不起成。再说,相爱一定要性吗?」「如果不伤害到别人,不伤害我俩的家庭,你愿意陪我一天吗?」「那怎麽可能?」「我是说如果。求你答应我吧,求求你了。」我的鸡巴早已坚硬多时了,我用手里的内裤摩擦着……管他呢,你正泡我老婆,我用你老婆的内裤打飞机不算过份吧?我正在等待老婆的回答,电话竟然挂断了,我一下子楞住了,鸡巴迅速的软下来,难道……一瞬间百感交集,想了片刻,我提起裤子往家赶到了楼下,我又犹豫了一会,给东打了个电话,竟然关机了!我不由得有些生气。上楼,到门前,听一下,似乎有些衣服动的声音,轻开门,东已经走了,沙发上多少有些凌乱,卫生间里传来了声音,冲过去一看,老婆正撅着屁股洗下身,我的鸡巴立刻硬了起来,上前搂住她,用手去抠她的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