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妻子玉琳

妻子玉琳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能说自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友呢?有多少男人希望自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朋友呢?我从来就没有做过这种梦。我的妻子丁玉琳在我们定情的那一天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你别做梦了,北京的女孩起码有百分之五十以上中学时就谈过恋爱,我已经算够纯洁的了。” 

“那在我之前有过几个?” 

妻子调皮地向我一笑:“多乎哉?不多也。”然后举起双手,翻了一翻。 

二十个?!我真的很吃惊,因为她出身书香门第,自己还是中学老师,为人师表者,如何能对感情生活这么轻率?一定是逗我呢! 

“你想听听我的初恋故事吗?” 

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些烦,摇摇头,头一次没说晚安就转身睡了。 

第二天,玉琳下班回来。我有些疲倦,这些天奔波于人才市场,在各色眼光中陪着卑微的笑容,早衰的脑门上,好象打上了廉价出售四个字,非典过后的找工作经历,永远难以用语言形容。 

玉琳看我的脸色,也就没再问什么,她低头叹了口气,道:“不要灰心,你要相信自己。”我苦笑一下,去厨房做菜了。 

第三天,她满面春风地回到家,告诉我:她的一个同学今天刚和她联系上,那个家伙混得很好,大学毕业后,先到中央机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三年,然后辞职自己办了一家IT公司,现在都已经上市了,他也发了大财,在二环以内买了二套房子,私家车从捷达换成了大奔,现在还买了一辆宝马。 

她笑意盈盈地对我说:“他问起我的情况,我说还行,就是老公一直没找着工作,问他能不能帮个忙?”然后她顿了一顿,看着我,胸脯一起一伏,还没等我接上话,她就主动地说出了答案:“他说他那里正好缺一个人事部的副经理,我说我老公原来在机关时就当过行政部的经理(当然不是,只是一个普通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部而已),他说那么让我们明天去见见他。” 

我直愣愣地,不敢相信她说的是真的,然后玉琳扑到了我怀里,我们俩拥抱着,哭了起来。命运的转机终于来了! 

当天晚上,我们还温存了一回,因为失业一年心情始终很灰暗,我们连房事也不正常了,上次做爱,还是非典之前。 

做完之后,搂着妻子青春娇美的肉体,我心里有些歉疚:“对不起,玉琳,好久不做,我有些……” 

玉琳勉强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上心的了。” 

玉琳才二十八岁,说这个话,连我也不相信。那一夜,我们搂在一起,睡得很香。 

第二天,玉琳请了假,先陪我去商场买了件四百块钱的很贵的西装,然后我们到外面吃了肯德鸡,嚼着香香的鸡翅,我向玉琳摆出一个幸福的鬼脸,玉琳突然落下泪来。她别过脸,轻轻地拭去泪痕,我假装没看见。 

下午,我们到了她同学开的那家公司,进门后经过三次通报,我们终于见到了她的大学同学许志。 

玉琳表现得很得体,她把我介绍给许总后,和他简单地聊了几句,还开了个玩笑,然后就说:“你们聊吧,我先出去。” 

许志示意让她等一会儿,他要过我的简历,看了一看,然后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马上他的秘书就出现了。 

许志简短地下了几句命令,秘书很快就叫来一个人,许志介绍说:“这是人事部的李经理,这样,王青,你先和他谈谈吧。丁玉琳女士,你可是贵客,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我看了看玉琳,她向我点点头,我象个孩子一样被李经理带走了。 

李经理长得很贼,我猜他肯定非常地世故,果然,我们聊了一会儿,正印证了我最初的判断。 

他几句现代人力资源管理方面专业的问话,我都答不上来,他便马上转变话题,聊起了机关行政管理那些琐碎之事。我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我暗自发誓,如果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要把这种专业学精,让社会看看,中专毕业的人,也是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好的! 

大概谈了有十多分钟,他终于不耐烦了,我们就结束了东拉西扯的话题,他离开后,留下我一个人,等待命运的宣判。我低下头,对自己的心说道:不要害怕,要坚强些,大不了…… 

一会儿,玉琳推门走了进来,我无言地看着她,她避开我的眼光:“青,祝贺你!” 

第二天,我系上了领带,成为了许总手下的一个高级职员。和李经理这样油的男人打交道,我心里总有说不出的畏惧,然后他确实对我很友善,一直悉心地教我熟悉工作。我和许总见面很少,但他对我也很和气,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些回避我。 

我在玉琳之前,也几乎不谈公司的事,她更没有问过我许志对我的态度或是要表示谢意之类的话。我想,她可能是为了顾全我的面子或是为了她自己的自尊心。 

之后,公司让我去南方一个城市出差了一个月,参加了一个人力资源和客户管理软件的学习班。李经理中间来了一次。 

他对这个城市很熟悉的样子,一天晚上,他带上我去一个叫蓝灯的酒吧吃晚饭。那天晚上,在包房里,我举杯向他表示谢意,感谢他从各方面对我的关照,他坦然受了这杯酒,然后对我说:“不要这样客气,我们都是在江湖上混的,现在的世道,多交个朋友多条路。”然后他频频向我劝酒,我本来就不胜酒力,很快就有些迷糊了。 

我隐约看见他向暗处招了招手,一会儿,一阵香风向我熏来,我本能地一惊,看见李经理已经和那个小姐亲上了。当一只红艳的香唇也袭上我的脸庞时,我向后闪了闪,本想躲开,一个芳香温软的肉体正好借机压到我的身上…… 

回来的头天晚上,我几乎没有脸见玉琳,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李经理第二天又带我去了那家酒吧,我身不由已地跟着他,在包房门口,那个叫美美的小姐,俏皮地迎上我了,我看着她青春美貌的脸庞和苗条修长的身材,神差鬼使般地,再次失去控制。我把门刚刚关上,美美就开始脱掉我的外衣。 

在那张小床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把美美送上高潮,她大声地叫着,并职业地挑逗着我的乳头。我从来没这样地快活过。当晚,她要了我的手机号。我问她:“以后还联系吗?” 

美美枕在我的胸口,对我呢声道:“以后,我对你免费,真的,你只要想要,我就给你。” 

剩下的半个月时间,真如流水过隙,做梦一样,一眨眼就过去了。 

我真是没想到,回到家里,所有的幸福感,不知怎地,就全化成了强烈的内咎,在我心头沉甸甸的,当玉琳伏到我的身上时,我几乎不能挺立了。 

回公司半月后,有一天,许总满脸怒气,指着李经理的鼻子把他叫了出去。李刚一出门,我就听见许大骂道:“你这个流氓,自己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你自己去吃好了,为什么把他也带坏了!!那个傻瓜还给那个小姐留了公司电话,公安局都找到这儿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同学交待!” 

我本来就做贼心虚,听到这话,心里不知所以地狂跳起来。 

过了一会儿,许总满面冰霜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 

我象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站在他的宽大的办公桌前,他低头抽着烟,始终不说话。